0%

随想:2021.01.25

2020年的12月1日,舍友谈及到了历史上的一天:武汉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当日发病。我们纷纷感慨万千。
我没想到,时间会过的如此之快,快得让人来不及反应一般。

当指针被不知名的力量拨向了2021年1月1日的00:00时,平时早已沉默的校园伴着一些人的几声“新年快乐!”的高声祝福在这个不平静的夜晚瞬间苏醒,不少人也因此受到感染,打开宿舍的窗户,冲着对面女生(男生)宿舍大喊着:
“新年快乐!”
这是我见到最热闹的一次新年祝贺,因为平时都不是很在意公历的新年,相比于中国的传统春节,大家还是更看重后者。而今年大家都一同反常,纷纷表达着对于新年的祝贺。而整体回顾了这次不一样的365天,疫情无疑改变了整个世界线的发展轨迹,病毒的阴云可以说笼罩了2020。

在这一年里,善良的举动与人性的欲望并存着,疫情如同一场考试一般,世界这个班级交出了各式各样的答卷,大自然也凭借着这次考试看到了人类的复杂。不知道下一次,它又能从人类身上看到什么呢?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吗?

热闹的新年祝贺,让我明白许多人对于2020有很多的不满,都想着快点进入新的一年来摆脱2020的不幸,然而2021年,人们的愿望能实现吗?可是世界现在又迎来了一次魔幻开局,也许,2021是比2020还要魔幻的一年吧。
魔幻带来的生活,可能会越来越艰难,或者说,它从未变过,是我们更加脆弱了吗?

“Il n’ya qu’un héroïsme au monde : c’est de voir le monde tel qu’il est et de l’aimer.”
——Romain Rolland.

我在去年8月份,就用过GitHub Pages和Gridea搭过一个静态博客,结果没多久也就放弃了,放弃的原因有很多:没多少时间或者懒得写、在宿舍里也没有多少状态写这个东西、Gridea这个软件虽然建博客比较容易但有些主题也很容易出问题等等。本来都想放弃写博客了,结果还是在前天下午闲着没事还是手痒,问了Areker大佬,尝试着买了一个VPS和一个域名,博客的大概样子其实在晚上就搞好了。然后昨天开始解决CDN和SSL证书,顺带着强制https带个小锁,下午闲逛了一圈开始搬迁在Notion上的日记,晚上正式开放。其中学到了不少知识,也体验到Typecho博客对于新手还是很友好的,静态博客虽然免费但不适合各种各样的调试,果然花钱了就是不一样啊。
在这里,再次感谢Areker大佬的帮助,如果没有他我真的不知道博客该怎么搭建起来。
那么,搭好了博客,我又能坚持多久呢?
坦言说我不知道,我只能说我尽力,我会一直写下去,我会把我的博客当成一个家,这里是我的个人空间。在这里我可以随心所欲,在充满忙碌的日子里,这里是我唯一的慰籍,把自己想说的说出来,是对自己的一种放松。

今天下午的天还是阴沉的,我预订了科三的考试,科三教练也不知道觉得我笨还是别的,让我明天就去练车,考试时间是二月的6号或者8号,也就是说我要忍受他十多天的谩骂,搞得我已经有了心理阴影了,这次我一定要通过考试,我不要再忍受他的谩骂了,我第一次学车就骂我,谁不是慢慢学的啊,我给颈总动脉插管的时候老师也没说我啊……….不说了。

从我回来那天开始,已经居家了整整20天,想来还是学校好,家里有父母总是觉得受到束缚,在学校就完全没有那种感觉。我意识到,我已经对家没有太多的依赖感了,更准确一点说的话,我已经不太喜欢跟着父母一起住了,我和父母的代沟已经愈发严重,这也就意味着将来我毕业以后即使没有钱买房子,那我也一定会出去租一处房子去住,最可能和同学一起合租吧。然后定期回去看看父母什么的就好,自己的事情自己安排,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自己一个人住,也许是自己从小独来独往吧?没有兄弟姐妹,没有特别多聊得来的朋友,几个聊得来的朋友都是网友,通过屏幕传来的问候所带来的慰籍永远无法与现实相提并论。自己在被窝里习惯了咀嚼一个人的孤独,所以对于家人同居才会感觉不适应吧。我已经在其他方面也感受到了这种现象,例如说感情方面,单身太久,我已经丧失了谈恋爱的能力,我不知道怎么去爱别人了,以至于现在如果说有女生向我表白,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也许是沉浸痛苦带来的副作用?

不能逃离痛苦,那么就去拥抱痛苦吧,然后用力享受它。要学会,享受痛苦!

希望,接下来我会过得好一点吧,好一点就行,我要求不高的。
而假如我一直没找到我心目中的人,那我就一直一个人吧,毕竟我习惯了,一个人压力也小,比较适合我的性格。但如果我找到了,我会紧紧拥抱住她的,谁也别想从我手里夺走,就是上帝也不行。
没找到的话,怎么样?
那我就一个人走下去,说句FUCK,然后唱着《If I Die Young》,慢慢走向结局。
长夜逝过,弹片与火焰如烟花般散落,清晨的阳光下,有人为我哭泣吗?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若我英年早逝,请将我葬在绸缎中
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
让我躺在铺满玫瑰的床上
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
在黎明时分将我沉入河中
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a love song
用情歌中的诗句为我送行
oh oh oh oh

Lord make me a rainbow, I’ll shine down on my mother
主啊,请让我化作彩虹,我将照耀我的母亲
She’ll know I’m safe with you
她会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很安全
When she stands under my colors
当她站在我的七彩之下
Oh and life ain’t always what you think it ought to be, no
生活并不总像你所预料的那样
Ain’t even grey, but she buries her baby
总是那样灰暗,尽管她埋葬了她的孩子
The sharp knife of a short life, well
短暂的生命像尖刀一样
I’ve had just enough time
我已经活了足够的时间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若我英年早逝,请将我葬在绸缎中
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
让我躺在铺满玫瑰的床上
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
在黎明时分将我沉入河中
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a love song
用情歌中的诗句为我送行
The sharp knife of a short life, well
短暂的生命像尖刀一样
I’ve had just enough time
我已经活了足够的时间